蓮懺導師


                                略介


        蓮懺上人致力從事社會服務工作多年,為悟明長老印可,並被明盲界尊稱是「盲人導師」。從小就習拳練武、濟弱扶貧,充分展露出慈悲的特質,步入佛門後,更默默帶領弱勢的身心障礙者尋求心性上的光明,這種堅忍負重的大愛精神,悟明長老讚為教界的一朵奇葩。

允文允武 濟弱扶貧

       蓮懺上人以「生於農村,長於塵市,行於山林,止於佛門」來描述自己的生平。自幼即滿懷悲天憫人之心,不僅蘊藏統領之才,且常為殘弱打抱不平,甚至領導同儕濟弱扶障,類似的事蹟不勝枚舉。

       從小喜愛騎在牛背上,欣賞天上變幻莫測的雲,感悟人生的虛幻無常和自在。能夠一個斛斗翻過十萬八千里,並擁有七十二變絕活的「孫悟空」,雖然只是小說中的神奇人物,卻是他好奇並且喜愛的對象,為此甚至還曾仿傚孫悟空水濂洞的故事,帶領年紀相仿的童伴,一起至曾文溪畔尋源頭,只可惜中途因風雨阻止回家路,直至家人急急來尋領才獲返家。

       蓮懺上人的武藝不凡,約在十一、二歲前便習遍詠春、跆拳、太極、白鶴等拳法,不僅身手矯健敏捷,而且幾乎快到「飛簷走壁」的火候,只須手指輕輕一觸,瞬間就由地面一躍到屋脊……因此,小時學校的運動比賽,如跳遠、跳高、賽跑等,總能輕而易舉的拔得頭籌。

佛門因緣

       因為認識了無常,他發願要「學佛所學、行佛所行」,做一個真正的出家人。七、八歲聽聞佛法,在十二歲時,接觸到第一本佛教書籍,從此四聖諦、十二因緣、十戒、、、等書中所提到的內容,深深的烙印在

       他的腦海裏;「這或許是一個遠因吧」-蓮懺上人說,小時候雖然看過許多勸人為善的書,但是,唯有佛書的內容能吸引他加以思索探究。

       十五歲後,北上盡情的四處參學,曾有段時間,日日清晨即上土城清源山,親近廣欽老和尚虛心聞法,更進行長達近年的塚間修行。機緣成熟落髮出家,翌年虛歲二十求受具足戒,民國七十年開始從事接引盲胞、協助弱勢、監獄、學校弘法的活動。                                                                                      與悟明老和上交談

       當煩惱絲落下時,決定踏上追求光明的里程碑,同時也象徵了新生的開啟;蓮懺上人說出披剃時內心的感受:「我感覺變得格外的輕鬆,像逃離幽暗無光的魔洞般,...只覺得身心未曾有之清涼,是多麼的平靜與安詳,也充滿了喜悅歡心,更充滿了希望。」

盲友最佳拍檔

       蓮懺上人探索盲友靈魂深處的苦楚,理出協助他們的方法,讓盲友快樂的揮灑出自己的天空。民國六十九年,一位盲友在從事按摩服務後,由於無法用觸覺辨識鈔票的幣值而被騙,蓮懺上人因而決定挺身出來維護盲友的權益。

       為了避免盲友產生自卑的心態,蓮懺上人試著用黑布將眼睛矇住,實際去體驗盲者的生活作息和特殊感覺,再逐步的掌握他們的身心反應,閱讀他們背後的無奈,理出協助他們走出陰霾的方法,並且經常持續不斷的思索:「殘障朋友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民國八十年,蓮懺上人結合志同道合的朋友以及運用相關的資源,攜手組成「中華五眼協會」。透過這座明盲關懷的橋樑,積極培植盲胞的音樂人才、廣辦明盲音樂會、培訓導盲志工、提供有聲點字各類資訊、宣導醫療保健常識及協助就醫,同時也藉著到美、日、南韓、馬來西亞等國家弘法之餘,考察盲人應有的相關設施。

       在為盲胞服務的項目中,蓮懺上人最重視志工的培訓。上人說,明眼人以為盲人什麼都不會,其實這是一個錯誤的觀念。為了建立協助盲胞的正確觀念,從民國八十五年,幾乎每年舉辦志工清涼營,利用面對面的明盲交流,引導志工走進盲胞多采多姿的漆黑世界,這活動甚至也吸引了不少天主教、道教、基督教...的信徒前來參加。

       「慈悲必須圓滿才能發揮功效」,二十年來蓮懺上人用智慧和悲心,以具體的行動為盲胞爭取合理的就業、就學機會,不畏艱辛建構明盲相互扶持的雙向道,截至今天為止,分享到這份福澤的盲胞全省已經超過萬名以上。

       回顧和盲胞一齊打天下的艱辛歷程,蓮懺上人說-「我並不在意『盲人導師』的讚譽,我只是做別人沒做但需要做的事」。

盲人導師實至名歸

       「做到那裡,就到那裡。」秉持這一信念,蓮懺上人二十多年來實修實行,為娑婆迷惘眾生,尤其是殘障弱勢朋友,默默投注所有心力。雖然在經濟狀況極為拮据之下,仍毅然決然肩挑引領盲友步上光明、清淨、自在之道,分別創立「蓮門學會」、「中華五眼協會」、「盲友佛刊社」等團體,一步一腳印,積極籌劃各種活動,朝山、健行、明盲交流、靜坐講座、音樂會、禪茶會……甚至成立盲人的樂團到全省公演。

       在五眼協會創立之初,雖然只有著一台小小的新力牌雙卡手提收錄音機,和一台簡陋的盲人點字打字機,但卻在當時許多志工的共同熱心護持下,不眠不休的為盲友錄製無數有聲圖書、點字圖書、點字經書等;如此辛勤耕耘,如今已開花結果,據估計,曾參與其活動之明盲朋友,至少已不下數十萬人,而其中也不知曾溫暖了多少殘障朋友,尤其是盲胞們的心!民國八十二年,中國視覺障礙人福利協會代表全國盲友將「盲人導師」的匾額頒贈給蓮懺上人,真可稱的上是「實至名歸」。

       有鑑於其他障別的需求,上人不止是對盲人的需要關懷用心,更對身障、肢障、聽語障...等各個障別及老人都深入去瞭解他們的需要並加以協助照護,使許多身心障礙者及團體對上人的慈悲感動、感恩,爭相想要表達上人不應只是「盲者的導師」,更應該是身心障礙者的導師,故而於2012年致贈「殘障者導師」的匾額,讚揚上人嘉惠身心障礙者的慈悲心行。

 

蓮懺上人小檔案

          傳承漢藏法脈。曾於塚間修,閉關閱藏,修學各大教法,文化藝術素養極有特色;講學於世界各地,從學弟子數萬人;經常前往學校、監獄及各團體,為師生、受刑人和各界們講說人生哲學。從事社會關懷工作,不論視障、肢障、聽語障、智障…乃至老人,善良慈悲,熱心公益,學德智慧兼具,為深入協助身心障礙者,更精進修學,解行合一,成績斐然。深受殘障界及社會公益界的敬重,被尊譽為「盲人導師」、「殘障者導師」、「公益導師」。2012年更榮獲韓國文化大學院大學校頒授名譽教育學博士,及應聘南京昱達教育學校名譽校長。

※學歷:

實踐大學社會工作學系

中國文化大學中文研就所

韓國國際文化大學名譽教育學博士

 ※經歷:

盲人文化中心—永久導師

盲友佛刊社—創社社長

般若佛學院—創院院長

祇園出版社—總編輯

中華五眼協會—創會第一、二、五、六屆理事長

中華佛家氣功協會—榮譽理事長

台北縣烏來鄉老人會—導師

法界衛星電視台—顧問

中華民國身心障礙藝文推廣協會—顧問

中華慈光愛心會—第一至第三屆副理事長

中華宗教事務改革協會—副理事長

中華佛教比丘尼協進會—理事、副理事長

中華佛寺協會—理事、常務理事

尼泊爾阿難陀基金會—創會會長

世界佛教僧伽會—第六、七屆執行委員                            

世界佛教華僧會—第八、九屆執行委員

世界佛教徒友誼會—執行委員

全球供佛齋僧大會—顧問、導師            

佛祖心雜誌社—顧問

小報出版社—顧問

妙華雜誌社—顧問

大光明雜誌社—顧問

台灣新寶島視障藝文協會—顧問

中華臨終關懷生命協會—顧問

法宗時報—導師

湖北蓮門山吉祥禪寺—中興祖師

中華民國中小企業總會木蘭聯誼會—公益導師

國內外各級學校講座及各宗教、文化、藝術、教育、監獄、社福之團體導師、顧問、講師…等。出家戒、在家戒、八關齋戒…等之得戒、羯摩、引禮…等戒師。

現任:

蓮門學會—會長

中華五眼協會—永久導師     

韓國蓮門學會—導師

學者國際多媒體—首席總監

中華視障聯盟—名譽理事長

世界佛教僧伽會—執行委員

蘇州顯慶佛學院—榮譽院長         

蘇州資慶寺—榮譽方丈

姜堰淨土寺—首座和上

姜堰古千佛寺籌建會—榮譽主任

中華佛教僧伽會—常務理事

中華佛寺協會—理事

中華民國老人福利協進會—常務理事

中華佛教青年會—常務理事

台北市佛教會—常務理事

南京昱達教育學校—名譽校長

蓮門山—方丈

 ※著述:

佛說八大人覺經淺講、地藏經簡答壹百條、震撼的毛細孔、飛揚的紅塵垢、停雲初彙、停雲再彙、盲人導師震撼飛揚、地藏經略述、蓮葉箋、盲人導師法語錄、學詠集、空中傳真、芥子蹤…等。

*編述:明暘上人年譜、智覺佛寺、悟明上人年譜、非視覺的線索。

*口述:佛曰不可說、盲人導師訪談錄(整理中)。

 

Curriculum vitae

 

Inherited Chinese Buddhism and Tibetan Buddhism, Master Dr. Chan Lien retreated herself to study Buddha’s teachings and various main Buddhism schools and meditated in graveyards. With excellent cultural and art literacy, she lectures around the world to several tens of thousands disciples and students.  Her lecturing includes schools, prisons and various groups, she discusses the philosophy of life with teachers, students, prisoners and all walks of people. With the active participation of social works, she takes care of the vision, body, hearing and brain challenged, even the elderly.  In addition to the compassion, kindness, knowledge, virtue and wisdom, she is enthusiastically concerned about public welfare and facilitates the physically and mentally challenged to further advance their study and practices, so that they are able to realize the learned teachings into the daily life. As a result, Master Dr. Chan Lien has gain excellent results and respect from the disabled and the social welfare groups, and being recognized as “the Mentor of the Blind”, “the Mentor of the Disabled” and “the Mentor of Public Welfare”.  In 2012, Master Dr. Chan Lien was granted the Honorary Doctor Degree of Education by Korean International Culture University and invited as the Honorary President of Nanjing Yida Education College.

 

※Education: 

Mingdao Senior High School

 

Department of Social Work

Shih Chien University

 

Graduate School of Chinese Study

Chinese Culture University

 

Honorary Doctor Degree of Education

Korean International Culture University

 

※Experience:

Cultural Center for the Blind - Permanent Mentor

Buddhism Journal for the Blind - Founder and President

Prajna Buddhism College - Founder and Dean

Tse Yuan Publisher - Chief Editor

Chinese Wuyen Association - Founder and The First, Second,

Fifth and Sixth Chairpersons

Chinese Buddhist Qigong Association - Honorary Chairperson

Association of Wulai District New Taipei City for Senior Citizens - Mentor

Buddhism Satellite TV - Adviser

Arts Promotion Association for the Disabled ROC - Adviser

Chinese Compassionate Love Association - The First and the Third Vice

Chairperson

Chinese Religious Affairs Reform Association-Vice Chairperson

Chinese Buddhism Bhikkuhni Association-Board Director, Vice

Chairperson

Chinese Buddhism Temple Association-Board Director, Managing

              Director

Nepal Anada Foundation-Founder and

President

World Buddhism Sanga Association- The

          Sixth and the Seventh Executive

          Commissioner

World Buddhism Chinese Sanga

Association-The Eighth and the Ninth

Executive Commissioner

World Buddhist Friendship Association - Executive Commissioner

World Buddha and Sanga Offering Service – Adviser and Mentor

Buddha Heart Magazine-Adviser

Small Newspaper Publisher- Adviser

Enlightenment Magazine-Adviser

Great Light Magazine-Adviser

Taiwan Formosa Art Association for Vision Impaired - Adviser

Chinese Palliative Care Association - Adviser

Fachung News -Mentor

Hubei Lotus Gate Mountain Ji-shuang Chen Temple - Chungshin Patriarch

Mulan Fellowship of ROC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ME- Mentor of

               Public Welfare

Mentor for Groups, Adviser, Lecturer of Forums for Domestic and Overseas Schools, Religions, Culture, Art, Education, Prisons, Social Welfare Groups.

Precept Instructor for Precept Transmission, Karma Master, Ritual Guide of Monk and Nun Ordination, Laymen Ordination and Eight Precepts.

 

 

※Current Positions:

            Lotus Gate Society-President

Chinese Wuyen Association-

            Permanent Mentor

Korea Lotus Gate Society- Mentor

Scholar International Multi-media-

            Chief Supervisor

Chinese Vision Impaired Alliance-

            Honorary Chairperson

World Buddhism Sanga Society – Executive Commissioner

Suzhou Shenchin Buddhhism College- Honorary President

Suzhou Tse-chinTemple- Honorary Abbot

Jiang-Yien Pure Land Temple – Prior of Temple

Preparation Office for Jiang Yien Ancient Buddha Temple-

            Honorary Director

Chinese Buddhism Sanga Society- Managing Director

Chinese Buddha Temple Association – Board Director

Chinese Elderly Welfare Care Association – Managing Director

            Chinese Young Buddhist Association- Managing Director

Taipei Buddhist Association – Managing Director

Nanjing Yida Education College.- Honorary President

Lotus Gate Mountain - Abbot

 

Publications:

A Brief Talk of Eight Great Awakenings Sutra, One Hundred

      Q&A of the Sutra of the Great Vows of Kishitigarbha Bodhisattva, The     Shocking Pores, Flying Red Dust, A Collection of Learning, The First     Collection of Stopped Cloud, The Second Collection of Stopped Cloud,     Astonishing Fly of the Mentor for the Blind, A Brief Discussion of the     Sutra of the Great Vows of Kishitigarbha Bodhisattva, A Letter of Lotus     Leaves, Dharma Talk of the Mentor for the Blind, Air Transmission of     Truths, Trace of Mustard Seed, etc.

Edited: A Chronicle of Master Ming Yang, Tse Juei Buddha Temple, A          Chronicle of Master Wu Ming.

Dictation: Things Can Not be Talked by Buddha, Interviews with the Mentor for the Blind (under compiling)

 

               蓮懺上人受訪錄

      第一章 少年雲遊天地間

       我是一九六一年出生,家鄉在台南縣西港鄉八份村。

          小時候受一本書影響很大,是一部行者修行的書──《綠野仙踪》,現在也許很難找到這本書了。當時我看的是本線裝書,早期大多看些線裝書。那時候受這本書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就想要修行、要參訪,所以十五歲就離家雲遊天下,從台南、高雄、屏東,到花蓮、台東小住一陣子,然後迴南再往北走,經嘉義、雲林、台中,一直到了台北,等於台灣轉了一圈,只有宜蘭沒去到。雖然沒有錢,但還年輕,身體健康,沒吃也沒關係,正好學習斷食的經驗;出家後又斷食非常多次,少則七天,最多五十三天,只喝清水。

   在北部的時候,住在土城,每天早上大概兩點半左右起來,然後走路上山,去廣欽老師父那裡。廣老師父的手掌好大,聽說手掌大的人福報大。因為那時候我才十幾歲,嚴格說,對廣老師父就像是對一位老爹爹的感覺,不會像現在,只要有人一介紹就會磕頭,奉如神明,那時反而是一種很自然的感覺。

      十六歲時實踐「塜間修」,這是記憶比較深刻的行修體驗,因為我覺得人的恐懼是最難降伏的。當時的我什麼都不怕,就怕一個「怕」,害怕「恐懼」。恐懼從哪裡來?我後來接觸盲人朋友時,自己有另一種體會,因為盲人朋友眼睛看不見,當帶他到一個美麗的公園,告訴他這是墳墓堆,有骨頭甕、骨灰罈……,他心裡就生起害怕的心,但其實周圍都是花花草草,漂亮得很。那如果把他帶到一個很骯髒的地方,告訴他這個地方風景很美,他就神清氣爽起來了。我想心境的認識與調和是一個重點,所以我有將近一年的時間,就住在墳墓堆旁的茅草屋自修。當風颯颯吹來,剛開始的時候還有點發毛,以前的墳墓堆又不像現在整理得相當好,有時候野狗都還會把墳墓扒開,「恐懼」真的是由心生起來的。那時候生活也真的滿困難的,吃的東西很少,有點類似半頭陀因緣。雖然沒有出家,但是附近的人都知道我在那邊修行,偶有接濟。當時住的地方就是舖了個稻草,上面墊一塊粗布,天氣冷了就稍微墊厚一點,當時年輕較不怕冷。嚴格地說現在台灣要碰到這種情況,基本上是不太找得到了。

      「塜間修」是在十六歲的時候,年紀算滿輕的,閩南話叫「真好膽」,膽子很大!那段行持時間就是在如何面對恐懼,以及調伏、調和自己的心,看恐懼心從那裡生起?又從那裡消失?而在物質條件那麼差的情況下,當時還可以堅持,如今想起,也真的是不容易。後來,出家後曾獨自於靈骨塔和墳場,也做過較為短暫的修法,則有不同的覺受體會。

 

      第二章 出家與求學

*出家~向觀世音菩薩學習

      十八歲在土城的龍文寺出家,剃度師父是禮公、容公、仁三位長老尼。當三千煩惱絲落下的時候,覺得出家很好,心裡想觀世音菩薩好偉大,千眼能見、千手能救,真是了不起;我發心出家修行,就是要學習本師與觀世音菩薩所教導我們的「大慈大悲、救苦救難」。佛法中認為人人都可以當菩薩、人人皆可成佛,所以要「斷疑生信」,生起信心,絕對可以做得到,這也是我學習的堅持。

      出家後才跟家人電話聯絡,因我已幾年沒和家人聯絡了,我母親和大姐來看我,我大姐夫是美國人,他們難得來台灣。大姐陪我母親來寺裡看我,就問我:「要不要跟我們回去?」我說:「不要,我要留在寺裡,要跟佛在一起,跟師父在一起。」我想大概是因為我大姐夫是美國人,所以比較會民主的問,尊重我自己的意見,不會強迫,所以那次就沒有把我捉回去。

     出家後到承天禪寺,廣老師父就說:「你怎麼沒有在山上(指承天禪寺)出家?」我並未回答,老師父點了個頭。自己覺得可能是因緣,所以就在山下的小廟出家,反而沒有在山上出家,如果問我原因,那只是現在的追溯回想而已,不是當時的思想。

       出家後覺得和廣老師父是以心印心,是一種很自然而然的感覺,不用特別的言語,他沒有特別開示說你要幹嘛,就好像我跟根本上師波米‧強巴洛卓格西仁波切,他與第十四輩達賴喇嘛是同期的格西,我告訴翻譯一段話,他也告訴翻譯一段話,後來發現我們兩人講了一模一樣的話,因為我們語言不同,一個講西藏話,一個講普通話,這或許就是以心印心之法吧!我覺得跟廣欽老師父也是如此。

 

*閱藏與弘法

          出家之後,道場有做佛事,有時候深更半夜,有時候天明日落,不管什麼時間,隨時都要去幫往生者誦「腳尾經」(閩南語),送往生。不過對我而言,我還是要學習觀世音菩薩的心行,所以虛歲二十受戒後,就去求學參學。求學的因緣比較不那麼具足,所以在學院讀一陣子就沒有再繼續;之後就在一個小茅棚禪修,曾經三天兩夜不起坐,不吃不喝,不拉不撒的。

       一九八一年後到台灣中部的一個小精舍禁足閱藏。閱藏的地方很小,那個時候也沒幾坪,我就住最頂上,完全沒人打擾。那段時間一天只睡兩小時,吃飯是日中一食,晚上是不倒單。由於沒有經濟來源,因為我沒有做佛事、也沒有做法會,所以沒有收入,因此最辛苦的時候,可能兩天吃一顆饅頭,以前都是吃那種山東饅頭,可以撐很久,一顆才兩、三塊錢。雖然常常挨餓,不過不要緊,小孩子不怕呀,餓就餓嘛,五十三天都可以過了。那時期也有寫一些作品,在妙華雜誌社等期刊發表,後來我有幾本書都是他們出版的。

       閱藏期間,在中部創立「蓮門學會」,帶領居士禪修。從「二十五方便」最基本的開始教導,然後教數息等方法,例如教導呼吸的時候,感覺、覺受每一個毛細孔的變化。像我們如果大力吸氣的時候,會發現人中以上是麻的;當全身的氣在竄時,自己如不自覺,我就會教他們雙手靠近,手心相對,感覺中間的氣相通,然後讓他們閉上眼睛,我的手從他們雙手中間切過去,他們就會發現氣好像被阻斷了。這些都是自己的體驗,然後以親身經驗和師長的傳承教他們。再譬如說拍手,大家以為是整隻手在動,但其實它是由點組成的,當我們能夠很專注時,看到那個點,就可以調呼吸、調息了。當調到息不滯、不斷、不停留…,不會感覺悶了,就是調息調到某個程度了,包括睡眠時亦順柔無聲。我曾經在睡眠時,因無聲無動,我的一位弟子以為我死了,竟用手湊到我鼻前感覺我是否還有呼吸。

       閱藏大概三年左右之後,一九八五年到台中烏日的明道高中就讀,直到一九八八年畢業。那個時候沒錢,就借錢讀書,我母親也給我一點,中部有幾位法師對我不錯,也曾幫助我,所以才可以讀完學業。後來沒有錢了,考上大學也沒辦法讀。那時候也曾想過到日本讀書,因為聽說日本的佛學研究蠻盛行的,有許多大師都去學習,但就是沒有經濟條件。因為我沒在做經懺,而且那時候我有一個自我要求,就是不受供養,所以在物質上就會較辛苦,卻很自在。我腹量很小,度量還可以,故而吃在道場裡面,也不缺吃;而衣服一件可以穿很久,都縫縫補補好幾次,可以穿就行了。我喜歡穿舊衣服,大家總是說:「人要舊,衣服要新」,穿舊的有什麼關係?很好啊!出家人一件衣服其實都可以穿好久好久,我一件衣服都穿三十年,看起來跟新的一樣,因為每次摺衣時,都會摺整齊,不會一直吊著。以前家師都會突擊檢查,抽屜一拉出來,僧襪都是一個一個疊起來的,不會倒,小衣小褲也疊得整整齊齊,衣服都摺成正方形或長方形,像豆腐乾似的。所以有時候他們看到就說:「你穿新衣服啊?」我說:「是舊衣服啦!」

       出家的時候年紀輕,國中畢業就離開家,到處雲遊,就在台灣這麼小的地方雲遊,以為這就是天下,很可愛,小孩子真的是有點像井底蝌蚪,不是井底之蛙,是井底蝌蚪,蛙都還沒有長成,就想世界是如何如何,挺有趣的。有時候回想起來,真的是小孩子想法,因此後來有部份拙作編到書裡面去,都沒有修改它,因為它是一個過程,如果現在修改,那是我現在的東西,所以我就保有當時十幾歲的作品樣貌。我大約十來歲開始投稿,十五歲左右時《青溪雜誌》就有登過我的小品,《孔孟雜誌》也登過,還有一些報章雜誌自己也記不得,因為有的有記錄,有的就沒留下來,所以要查的話可能也蠻困難,雖然有留一些剪報。

   一九八六年成立般若研習班,般若研習班其實就是一個小型佛學院,但是當時不好意思說是佛學院,因為沒有自主的場所,是借別人的寺院,自己閱藏的地方很小,沒幾坪。參加般若研習班的都是出家眾,在家眾可以旁聽,但主要是其他道場的出家眾。當時一個禮拜有幾次上課,課程涵蓋佛教經律論、國學等,上課方式是先講課後由大家複講,用傳統的方式進行。譬如說:那時候講《藥師經》,學員有錄音、記錄起來,我講了之後,他們就會有兩位輪流複講,其他的人就學習講另一部經。還有國學課程,因為國學基礎很重要,個人是比較喜歡中國文學,因為我對文學、藝術、史學都有興趣的,從傳統的《詩經》、《楚辭》、《春秋》到漢賦、南北朝的駢體文、唐詩、宋詞、元曲、明小說、清考據,到民國白話文學的推動,都很有興趣,甚至思想學也很有興趣。所以上課方式就是學員自己選一部經做為研修的內容,並為大家講解。我講的部份除了文學之外,就是講佛經,然後再由大家複講,是比較傳統式的。

   般若研習班大約維持一年,因為沒有經濟來源,故而無法延續。如果現在來辦,反而是時間比較不夠分配,體力也不像以前。若是有人這方面有興趣的話,倒是可以辦,但是台灣現在幾個學院都招生困難,逐漸招不到生啦!幾乎都是外地的僧眾來求學。

 

*求學~不同的學習領域

        高中畢業後,隔了好久才去讀大學,這都是緣份。大學讀的是實踐大學社工學系,接著讀中國文化大學中文研究所。我是非常跳Tone的,會讀社工學系是因為要服務身心障礙的朋友,總是必須有理論做為基礎。我有多年的實務經驗,可是要瞭解站在學者的角度是怎麼去看?當然實際上是差距很大。例如我曾寫「佛教現代喪禮──以僧人為例」的一篇拙文,是用百分之八、九十的實務,套上百分之十甚至以下的學術角度,為什麼這樣寫?因為一般人喜歡看。如果我們用全學術的,引經據典,引到後來本來好懂的,卻變得不易懂,所以我學寫文章會偏向希望讓大家都能看得懂的。

   今年韓國國際文化大學院大學校,以我的幾本拙作,特別頒贈名譽教育學博士鼓勵我,韓國教育部還有登記學籍號碼,這又是不同的領域,又是一次跳Tone。在此之前我曾在韓國的幾個學校和團體當客座,所以就結了緣,像一九九八年十月受邀到韓國青雲大學中文所講學,這是該校第一次邀請僧人演講,又是外國人,當時中文所才設立不久,後來又陸續接受邀請去講學,青雲大學目前與中國的三十八所學校建教合作。

       其實讀書是知識的領域,我想修行才是重點,是智慧的開發。因為是外在的知識,所以必須跟眾生接觸,接觸就能瞭解眾生,才能達到弘法的效果。如果跟一位文學家談,若是不懂文學,是談不上話的;如果不懂藝術,跟藝術家也是談不上話的。其實我也不懂音樂,但是可以聽出那種感覺,所以能辦不一樣的音樂會,例如「明盲音樂會」。兩者的分野或一體,自己的功夫不能不下一點。

*佛教漢藏傳承

          修行方面,其實沒有說刻意修什麼法。修止觀、參禪,這定義都很廣,還有人因為「殘障者導師」、「盲人導師」的稱號,把我定義為從事公益慈善。有的因為看到集雲講堂牆上有五色巾縵的佈置,就認為我學密(指藏傳佛教),其實「藏、通、別、圓」和「頓、漸、祕密、不定」,這些都是依教法而定,而不是看外在表相的。有的因為我常念「觀世音菩薩」,就說我修「觀音法門」,可是我不知道他對「觀音法門」的定義是什麼?是稱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名號?還是觀修「耳根圓通,入流亡所」?任何定義我都覺得那只是一種「定義」。不過我面對任何事物,自己會思惟、會觀照,我們就暫時把它定義為「思惟修」法門。

       我每天時時刻刻的定課就是思惟修。平常我習慣靜下來,不管有沒有盤腿,有事、沒有事我都會靜下來。從早上一起床,心念就觀「睡眠始寤,當願眾生,一切智覺,周顧十方」,若開始要走路便觀「若舉於足,當願眾生,出生死海,具眾善法」,時時念念都在發願觀想,到晚上躺下去,還要觀睡眠。思惟法義,我覺得是時時常常的、剎那剎那的,實際上它是不可得,但它是一個基礎。因為我對思惟修、禪修有興趣,我看任何事物,譬如說我與人談話,我手的動作、腳的動作,自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對這個較重視其照顧專注,像開口斥責人時,起心動念是因為生氣?還是因為要教他,所以斥他?這兩者心緒的感覺完全不同。所以對於起心動念很清楚,時時照顧腳下,這是自覺較為重要的,基本上日日生活幾乎都如此。

       過去我曾較為重視禪坐,最長的時間大概有兩夜三天不起坐,完全不吃不喝。從小對打坐、練功就很喜歡,會自己看書學,像小時候看《綠野仙踪》,還有一些行者修法的書籍。曾經到中藥行買藥材,煉丹給我哥哥吃,這就是其中的「丹鼎派」;也曾幫中部的一位法師畫整本的符咒,裡面治療牙齒痛的符、保祐家庭事業順利的符都有,這是其中的「符籙派」。另外一個是「練氣派」,一般稱他們叫「練氣士」,靜坐很注重行大、小週天,丹田前後的循環。這個是從早期就有學,因為小時候練功夫一定要打坐,動靜要一如,像泡茶一樣,要有動有靜。泡茶這動作看起來是動態,實際上每一個事象都不離動、靜,這和《老子》學中「道生於一,一生萬物,化為天地…」,及《易經》學中「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六十四爻…」的意涵有點相似。

       出家後,對於祖師曾提過的各種法門,基本上都會去嘗試看看,譬如說:剛出家的時候,曾經三個多月練不倒單,結果被家師念了一下,因為我把床拆掉了。那時候我住的房間就小小一間,只有一張床、一張書桌和一個小塑膠衣櫃,放幾件衣服,記得當時只有兩三套舊衣服,都是人家給的。剛出家的時候沒有新衣服穿,全部都穿舊的,長輩說這樣比較好修行。那時候覺得床佔地方,自己整夜靜坐也無妨,因為自幼靜坐慣了,在之前又有塜間修的經驗,打坐幾天都沒有問題,可以不動的,所以就把床拆掉了。後來有一天師父巡寮發現了,就說:「你為什麼把床都拆了?」就念了這麼一句,只好乖乖又把它組回去,但還是偷偷坐在旁邊,這是當年的一種體驗。

       我也曾經終日經行,不坐不臥,因為坐的經驗我比較多,從小就練習身體大、小週天的運轉、氣的轉動等,所以除了靜坐外,也去體驗長期經行的感覺。在教導禪修的時候,也會教他們平衡自己的心和腦,譬如說:自創的「觀音指」、「般若指」、「彌陀指」、「文殊指」…等,手指一個前、一個後,而且要相對像蓮花一樣,還有創練「貝果功」,配合唱誦「唵嘛呢叭咪吽」,觀念「拷貝念佛法」……。像這些都是一種訓練專注的方法,挺有趣的,也可當作一種修持的方法。因為方法就是讓心能夠安定、安詳、專注,「制心一處,無事不辦」。但有時候「制心一處,處處難辦」,因為你發呆了,發呆類似掉舉,要不然就是妄想,想到那裡都不知道。所以我常常會問人家:「你在想什麼?」對方會回答說:「沒有啊!」我就說:「你有想吧!不然怎麼知道回答沒有?」會回答沒有,是因為常說的口頭禪。沒有是真的沒有嗎?若真的沒有,那就是有,因為在想那個「沒有想」。有些概念是因為自己有體驗,所以可以說得出來。

       各種的修持方法我都會去嘗試,像清水斷食、蔬食斷食…,一直到後來身體真的沒辦法,就用藕水斷食,這些我都曾做過。

      我也曾經接觸藏傳佛教。一般認為漢傳佛教是顯教,藏傳佛教是密教,這個觀念有一點不太正確,因為在密法裡面說:「要學習密法,必須先學顯法。如果顯法基礎不足,就不能夠進入密法。」假使說漢傳是顯法,藏傳是密法,那麼都沒有學漢傳經典的,怎麼可以學密呢?所以,依照這個理論去推說,認為藏傳佛教是密宗,這是不成立的。就像南傳佛教與北傳佛教,是用流傳的地域來區別,若用大乘與小乘來區分,就比較不理想。

      我最早接觸的是十六世噶瑪巴的教法,這屬於最早學習的藏傳佛教。之後接觸四大教派──薩迦、格魯、寧瑪、噶舉…等,這些傳承基本上都有接觸,但傳承是格魯法脈,根本上師為波米﹒強巴洛卓格西仁波切,而尊證上師措如次朗仁波切親筆寫我的稱號,他本身是傳承兩脈──噶舉和寧瑪,是寧瑪巴的堪布。

 

*在病苦中修行

  「十幾年的糖尿病和心律不整,身體氣力大不如前,四年多來,飽受病痛,更加虛弱,因為,一些合併症的產生,吐了九個多月,眼睛病變血管瘤,做了六次的雷射手術、一次開刀取出血塊,視力不佳,變換姿勢時,頭昏目眩,還有短暫時間的黑暗,完全看不見;而手腳的神經病變,冷麻刺痛、灼熱抽痛,嚴重時,坐立難安,無法入眠,甚至走起路來,也十分不方便。雖然如此,總覺得每人業緣不同,自己的業報,倒還能接受,而不唉聲嘆氣,不怨天尤人,且與其共存。

   人的生老病死,總是無常,也是避免不了的,但它並不會影響我們去做應做的事,當然不會影響大家持續關懷生命、幫助身心障礙者的法業。中華五眼協會的理監事和會友、志工們,也始終抱持著佛陀慈悲平等的精神,與我同以「助人為快樂之本」,奉獻自己的力量,但願眾生得離苦難,身心障礙者得離障礙。」      

 ~摘自西元2010年「五眼明盲音樂會」蓮懺上人序

 

      我患糖尿病十多年,現在全身神經受損,沒有辦法恢復了,所以比較辛苦一點。所謂「比丘常帶三分病,無病不肯出三界」,我是帶了十分病,真的是難修行,但難行亦要能行。

  四年前病情開始惡化,身體就比較弱,一直到二○一○年時撐不了,從四月開始住院,至今一共住了四次院。那時候從六十幾公斤瘦到只剩四十幾公斤,整天都是疼痛,每天就是看醫生,每次醫生都叫我要住院。那段期間算是辛苦的,一直躺著起不來才住院,好幾天後才能坐起來,護士看我坐起來都很驚訝。後來出院,身體才慢慢恢復,現在體力狀況算很好,若是兩年前就很虛弱。

     由於糖尿病引起全身神經損傷,所以不是拉肚子就是便秘,眼睛雷射治療六次,左眼因為出血開刀手術,所以拜也不太方便,因此不管什麼人來,我都不要大家拜,就一起問訊,心意到了就好。左眼因為出血導致看不見,所以我更能知道盲人所謂的光覺是如何。眼睛出血的時候,我可以看到裡面的血塊、血絲。《楞嚴經》中佛陀不是問阿難:「你看佛陀的莊嚴相,心是在那裡看的?」有所謂的「七處徵心」。我眼睛出血的時候,就看到我裡面的血塊,血塊在動我都有看到,但是看不到外面。開刀取血塊時所見的五顏六色,更是精彩,有的顏色是我沒見過的,因此形容不出來,但從病苦之中,可體驗出平常聽說卻無法體會的經驗來。

 

             第三章 殘障者導師

*投入社服工作的因緣

          之所以投入弱勢團體的社服工作,我自己後來回想,遠因可能是小時候曾經看到一個乞丐騎著破舊的腳踏車,載著一位智障兒,他可以去工作,但是智障兒就沒有人照顧,所以只能在吃飯的那一段時間去跟人家要剩菜剩飯吃。那時候當然沒想到政府為什麼沒有幫助他,只想到自己長大有錢,一定要幫助他們,不要讓他們那麼辛苦。可能這是一個原因,讓我後來發願從事弱勢團體的社服工作。

       出家後會去家扶中心、孤兒院、養老院幫忙,也認識一位小兒麻痺者,但當時都沒有做特別的援助,那時的經濟條件也沒有辦法。只有七月普渡後,寺院習慣將普渡後的米拿去捐給他們,後來發現米太多,有的也吃不完,都被蟲吃了。


     後來有一個因緣,就是一九八五年一個盲人團體要將拙作製成盲人閱讀的點字書,於是工作人員就來徵求我的同意,那我當然說可以,也就因此知道盲人團體的一些情形。之後的互動,發現他們很需要幫助,需要點字機、需要點字書,我就答應來幫忙。當時沒錢也沒東西吃,都是晚上坐夜車上台北,上台北後二位信者,現在一位已往生,一位則出家了,她們就會做紅棗湯放在電鍋裏給我,才有得吃些東西。那陣子也沒跟他們說我是餓著肚子來台北的。

*創立「盲人圖書資料中心」

      一九八七年創立中國盲人圖書資料中心,主要做圖書工作,包括:製作有聲圖書、點字書。視障朋友的書不像一般我們眼睛看得到的書,因為它是六點的變化,六點要打出ㄅㄆㄇㄈ……,一共是六十一種變化,小本的一般印刷書,打起點字書來要厚厚的一大本。那時為了製作點字書和有聲書,蒐集各類書籍,包括:淨空法師的錄音書,我還親自去拜訪淨空法師幾次,當時他馬上把每種書都送兩套給我們,並且支持我們點字的工作。那第一個點的當然就是佛教經典,如:《八十八佛大懺悔文》、《華嚴經》,一部《華嚴經》點起來就好幾箱。其它常誦的經典也一定是會有的──《三時繫念》、《大悲懺》、《金剛經》、《藥師經》、《普門品》、《阿彌陀經》、《朝暮課誦》……都有。除了佛教經典外,其它就是製作醫學書籍,因為盲人朋友他們要做按摩工作,必須學習醫學知識,比如說穴道的認識、穴道的按摩……,所以我們就點這些書籍。當然也蒐集各地書籍,不只是中文版,韓文版、英文版、大陸的簡體版都有點字書。

   製作的過程中難免遇到困難,例如:佛經裡的咒語就很難打出,它的發音比較困難,以前的音韻都是在字上面用勾表示,左勾、右勾、上勾、下勾都不太一樣,你要會看、會切韻,才會讀陰陽上去的音,所以必須懂得聲韻學,因此在翻譯經典為點字時,大部份人不會聲韻學,就有製作的困難。第二,當時我是台灣第一個引進明盲兩用電腦,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中央圖書館也跟著引進。二十多年前我剛引進的時候,是用硬碟轉換,只有我和工程師、一個弟子,還有個盲人,我們四個人會而已,這也是製作上遇到的困難。那電腦外表看起來就像一般電腦,鍵盤跟螢幕通通一樣,打字後由硬碟去轉換,螢幕就會變成點字,但是用眼睛看,就是我們明眼人才可以看。後來引進盲用視窗,就不是一般眼睛看的視窗,而是用手摸的視窗,那視窗有凸點,一排凸點盲人就可以馬上知道螢幕上的字。現在已經研究發展到只要打一般字,按個鍵就會變成點字,目前淡大、彰師大等都有做這樣的研究。因為這區塊有人研究,我就不再繼續做,要不然圖書很重要,視障朋友在這部分很需要。以手語來講,會因地區不同,手語也隨之不同,就算同樣在台灣,手語都會有些微差異。所幸點字經過多年演變後,已固定為六點變化,所以ABCD是這六點變化,羅馬拼音字、日文、韓文也是,台灣的ㄅ、ㄆ、ㄇ、ㄈ還是這六點變化。

   另外有困難的是,視障朋友有一些思維會不同。有些身心障礙者會認為我是弱勢,你幫助我是應該的;有些就不會,會自力更生,眼睛雖然看不見,手腳雖然行動不方便,耳朵雖然聽不見,可是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學電腦也好,學其他技能也好。所以盲人朋友大部份除了從事按摩工作外,他們會做接線生,現在也有電腦工程師,甚至有律師、社工員,也有國家的民意代表-立法委員。

   任何困難都會有,歡喜接受歡喜做就好了,我常常歡喜講一句話:「不怕座下無人,但怕教下無成」。我們不是要人多,而是想這個事業有沒有利益到眾生,我們不只是念「莊嚴國土、利樂有情」,不必講那麼多,而是說做這些事,可否真正能讓人受益,這才是重點。困難不要緊,誰沒有遇到困難,學走路都不知道跌了多少次,這是難免的,面對就好。尤其早期佛教界比較少從事社會服務工作,做的時候,包括出家人都認為修行不修行,怎麼去做這個社會工作,做什麼呢?世俗人也認為出家人應該「青燈伴木魚」,沒有想到還可以做很多事,他們都認為其它的友教有做各類團契,可以幫助他們,事實上佛教也有做,只是方法上他們看不見、不瞭解而已。

       那時還買了熱印機,自己熱印,熱印機類似影印機,可是影印機我們一按,二十張、一百張就好了,這熱印機卻是要一張一張慢慢印,還得等它散熱後才能操作,很麻煩的。那時我選用美國進口的塑膠紙張點字,因為比較好摸、好翻,台灣的塑膠紙會黏在一起,不好翻、不好摸,這樣盲人就得撒痱子粉,才會光滑好翻,因為盲人看的速度也可以很快。當時我也有學點字,多少會看一些 。

      另外,法師講經的錄音帶也收集很多,個人演講的帶子也有,光是錄音帶就有好幾萬卷。當時我們都自己拷貝,因為請人拷貝要花很多錢,所以我們買了兩台拷貝機,一個卡帶用兩台拷貝機,一次就複製兩份。那時候都靠志工幫忙,因為沒有很多志工,有一些高中小朋友就想:可不可以來幫忙?我說:「好呀!可是我們不能用童工,太小的小孩不行哩!這是有限制的,但是可以來,大家來玩玩還好。」後來他們讀大學時就來這裡服務學習,我覺得這樣也很好。

      一九八八年創辦盲友佛刊,內容有佛經、文學,還有醫學常識,這也是台灣首辦的盲人刊物。

   後來為了資源統一,一九九0年我就把盲人圖書資料中心改成「中國佛教盲人文化中心」,把大多數的點字圖書、錄音資料統統送給了中央圖書館台灣啟明分館,兩部快速拷貝機、消磁機、錄音機、錄音盒和點字書包也都送給他們。

       這些圖書、機器捐出去後,我就朝向加強其它方面發展,比如協助他們就學、就業、就醫,提供他們資訊,幫忙轉介等。還有後天失明的人,我們安排專業老師來教他重建,做定向訓練。因為剛失明,不知道怎麼走,不會用手杖,所以要做定向訓練,還有熟悉環境。另外除了共修、圖書借閱外,也舉辦各種活動,有宗教性活動,如朝山;非宗教性活動,如帶他們去郊外踏青、交流聯誼、藝術…等。因為全部都是免費參加,所以只要一發佈消息,不到一個禮拜,六部遊覽車就全滿。那時辦活動,五、六部遊覽車很平常,十幾部遊覽車也都有,所以改成文化中心後,服務的範圍就更廣。

       像一九九0年悟明老和尚八十歲的時候,我們舉辦第一次全國明盲朝山大會,總共有約五百位左右的盲胞與志工參加。我們是一對一服務,加上工作人員,就等於三分之一是殘障朋友,三分之一是志工,三分之一是工作人員。我們的志工事前都會接受培訓,每次活動內容不同,培訓內容就不同,比如說要怎麼帶領他們,要「勾肩」、還是要「搭背」,也就是讓他們把手放在我們的肩膀上走路,或者是讓他牽著你,不是你去牽他,是我們的手臂讓他握,他自然就會順著你來走,還有如何推輪椅……,這些都要經過培訓,因此也有整理的志工培訓手冊。

       辦這些活動,如果是盲人,都是透過點字信函直接寄給他們,讓他們知道,如果是其它障別的,就用一般的信函。因為我們是綜合服務,所以各類殘障者的資料都有;參加的人小至七、八歲,大至八、九十歲,不分老少,不分男女都可以一起來。

 

*首創「盲人靜坐班」

      一九九0年舉辦盲人靜坐班,這是首創。原本有請其他法師來教,但因為他們沒有接觸過視障朋友,所以有一些動作像「七支坐法」,就沒有辦法口述出來。但對盲人而言,一定要口述才能瞭解,譬如教「單盤」,是左腳到右腳上面,然後腳背要碰膝蓋,這叫做「單盤」。「雙盤」是右腳在上,然後把另一支腳疊在同樣的位置上,就是在大腿上,這個教法要完全口述。要告訴他是在十二點鐘方向,就是正前方,還是六點鐘方向,就是在正後面,三點鐘方向,就是在正右邊,九點鐘方向就是在正左邊,距離大概有幾尺。以我們平常身高來講,一尺大概是我們的半個手臂長。必須懂得和盲者溝通的方法,又要知道口述,才能做教導。因此後來就由自己負責帶領,志工協助。

   為盲人講解靜坐,要口述清楚的,包括自己的經驗、體悟,還有二十五方便的基礎,止觀的教育,調飲食、調睡眠、調坐姿、調息,最後調心,去五蓋……,一步一步的程序統統會講,也有安排小參。有時調坐姿時,沒辦法讓他們調到適當的坐姿,也會親自示範,叫他的手來摸我的手是什麼動作,有時志工示範。像有一個人不管怎麼坐,腰就是沒辦法挺直,一直都是彎的,我就教他面貼著牆壁坐,全身自然挺直。因此如果我們沒有實際的修行經驗,是沒辦法馬上解決他的問題;當我們有這樣的經驗,就會曉得怎麼引導。

       明眼人和盲人有很多地方不同,像一般人如果閉上眼睛,單腳站立就會有一點晃,眼睛張開就能平衡,這是因為眼睛有平衡作用。先天失明的盲人就沒有這方面的問題,他一隻腳站著也可以平衡。還有像我們一聽到聲音就會想去看看,他們聽到聲音只是更專注,再聽一次而已,這是跟明眼人不一樣的地方,所以在修行的指導上也會不同。有光覺的盲人在視覺上是說可以看得到光影,卻看不到東西。幾十年前當他們這樣說時,我能知道,也試驗過,但還沒能夠完全體會,現在眼睛開刀,更能知道可以看到光影,卻看不見的感覺。最初就像閉著眼睛看燈,然後用手去晃,會看到影子晃動,那就是盲人的光影。有些盲人可以看到光影,如果連眼根都沒有,就看不到,有的是眼根還在,卻沒有功能。所以可以根據這個體驗,告訴他們怎麼做比較好。如果在靜坐禪修方面個人有問題的,就其個別需要給予指導。

 

*沒有指揮的樂團

「國內學習音樂的盲友,曾經走過一段一上台就被看待成『盲人』的歲月。即使有不少盲人在學習音樂過程中,並不以『盲』為藉口,甚至是付出了比明       眼更多的精神,擁有經得起考驗的實力。

   長期以來,可惜觀眾被導向以『發揮愛心、樂善好施』來捧盲人的場。一直到一九九五年的夏天,中華五眼協會在理事長—─蓮懺上人的領導之下,首次舉辦了『五眼明盲音樂會』,邀請一般音樂界名家與視障學樂者同台演出,並且堅持不在音樂會現場進行任何募款活動之後,才漸漸喚起明盲音樂聯合演出的 平等對待,同時開啟了盲人音樂演出不募款的先例,此後這位大家所敬崇的盲人導師—─蓮懺上人,堅持每年舉辦多場『明盲音樂會』,並積極督促我,也召集其他視障習樂者,而成立了『五眼樂團』。

  自這個樂團成立以來,每一場演出都不以募款為訴求,而是以邀約社會各界愛樂人士共享音樂之美為目的。這使我更有信心去面對每一場的演出,並讓我感到一種真正的尊重。」

 ~摘自中華五眼協會五眼樂團 黃東裕團長口述

      視障朋友大多都是從事按摩,發展比較侷限,因此我們也希望能為他們培訓其它技能,讓他們可以多元發展。除了接線生、工程師外,我覺得音樂也是一條路,因此一九九五年創辦「五眼樂團」,舉辦明盲音樂會,讓他們和音樂名家同台演出,讓社會大眾瞭解,不是因為可憐他們,忽略了他們的才華與一般人是一樣的,而是欣賞他們的音樂藝術,所以來聽他們的音樂表演。樂團的團員全部都是盲人,沒有指揮,也不需要指導。因為看不見,有指揮也沒有用,但需要聲音,有樂器和彈指作為他們合作無間的協調方式。


       我們辦音樂會的時候會把舞台燈關掉,讓觀眾純粹欣賞音樂。有一回在加拿大溫哥華瑞奇曼教堂演出時,因為燈不能慢慢調暗,結果啪的一聲,舞台全黑,全場的華人、外國人都驚呼一聲,但卻發現那鋼琴的旋律如行雲流水般流出,並沒有因為沒有燈光而停止,一瞬間大家感覺都不一樣。五眼的樂團相較於其它視障者樂團來說是比較特殊的,不但沒有指揮,也不需要指揮,在演出時也會關燈,讓大家更明顯看到明、盲音樂家的不同,就是從五眼明盲音樂會開始的。  我們舉辦的音樂會比較沒有宗教色彩,除了少數特殊的之外,基本上都是一般音樂,包括中樂、西樂、聲樂等的古典音樂或現代音樂。像現在很有名的歌手蕭煌奇是我們第一、二屆五眼樂團的團員,還有前陣子到中國大陸參加歌唱比賽的張玉霞也是團員,之前她到馬來西亞演出,也是和五眼協會一起去的。現在樂團的黃東裕(普嵐)團長,五眼協會曾送到維也納去學習,俄國和奧地利的老師都跟他講:「你學的都已經很好了,不用再教你什麼了。」,是說盲人的肢體動作不像明眼人那麼柔軟、自在,因為盲人看不到,在身體上就比較不靈活,但是彈的時候,如果只看他的手,實在看不出彈的人是盲人。

   台灣的視障樂團中,五眼的樂團目前為止是評定第一,曾經到許多國家演出過,加拿大、馬來西亞、埃及、蒙古…都去過,申請國家音樂廳演出也沒有問題,因為我們有一定的水平,所以很容易評鑑通過。


*服務對象含蓋多元 

   「一九九二年蓮懺上人創辦成立的『中華五眼協會』,是佛教界第一個專門服務殘障界的社團。協會名『五眼』之意,係取自佛經中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五種境界,藉此提醒社會大眾勿只重視外在的形體,而忽略內在之心靈。

   五眼協會成立以來,極為努力的以『協助殘障者自立,改善殘障者生活環境,引導殘障者學佛,提升殘障者精神領域,宣揚中華文化,弘護佛法精神』為宗旨。服務的對象,沒有分別;服務的內容,豐富多元;服務的精神,慈悲喜捨;服務的方向,無遠弗屆。」

                                 ~摘自中華五眼協會簡介

      五眼協會服務的對象,包括身心障礙者,如視障、顏面傷殘、智障、肢障的朋友,還有老人和弱勢需要者。現代社會少子化、高齡化,再過數十年,高齡社會就變成超高齡社會,出家人也是一樣,都高齡化了,所以未來老人的這一區塊也是需要我們去幫忙。古人有一句話:「濟人須濟急時無,求人須求大丈夫。」若是一個不願施捨的人,求他也沒有用;有人欠缺時,我們就幫忙他,幫助真正需要的人。不過一般會認為五眼協會以盲人的社會福利工作為主,這是因為一九九二年協會創辦成立時的名稱是「中華五眼護盲協會」。為什麼會有「護盲」二字呢?其實一開始一九九一年申請的是「中華五眼協會」,因為政府單位承辦人員看不懂,就要我們用個較明顯的名稱。我個人覺得「護殘」有點不是很好聽,因為盲人是弱勢中的弱勢團體,所以就用「護盲」這兩個字。到了西元二○○四年的時候,因為大家已經知道五眼是在做什麼樣的社會服務工作,就把「護盲」這兩個字拿掉,恢復我原本創辦的名稱──「中華五眼協會」。

       剛開始雖用「護盲」,我們還是有服務其他身心障礙的朋友。過去有種種障別,所以開會、活動都有手語老師翻譯,也有點字資料,因此國語、點字、手語一定是必備的。而盲人可能因為對我很感恩,經常稱我「盲人導師」,之後就送我「盲人導師」的匾額,也因此外界把我定位為從事盲人社服工作者,媒體也都是寫「盲人導師」,但其實服務的對象是各種障別都有,不是只有盲人,所以有時候看外表是不準的,較易標籤化。另外,還有「殘障者導師」的匾額,也要謝謝身障者的一份心意,他們要做大的匾額,我說:「沒地方擺了,你們不要送。」因為說了好多年,要送什麼什麼的,後來拗不過他們的善意,也就說:「好吧!如果你們要送,就一個意思意思,即可。」所以才有「殘障者導師」這塊藝術匾和稱謂。

      台灣現在有登記的盲人,大約只有四、五萬人,若是用全部的殘障朋友來算,大約佔37.1%,等於有一百多萬人。對各種障別,我們會用不同方法來協助,如精神障礙的朋友,還有分自閉、憂鬱、躁鬱、暴力傾向…等徵相。我們就依照他的障別、依照他所需要的協助給他,如貧困家庭我們就給予經濟協助;若是家裡需要打掃也會幫忙,像盲人打掃,有時候打掃得比我們乾淨,因為他一摸有灰塵就知道了;但有些部份他們還是需要協助,我們就會給予適當的支援。

 

*明與盲之間的故事

      我們辦活動都要先做志工培訓。培訓時,我們曾請老師矇著眼睛講課,參加的志工也會讓他們感受一下看不見的情境。當他們眼睛一矇住,下樓梯就把那扶手抓得好緊,怕跌倒;過馬路也不敢過,拉他也不走,盲人就可以自然走。

   有一次到坪林虎寮潭辦健行活動,因為盲人都比較封閉、很少外出,所以就舉辦這樣的活動,參加的人大約有三百人。活動的內容,有吃西瓜比賽、拔繩比賽,讓盲人、志工一起參加,河中拔旗比賽,我們發現統統都是盲人帶著明眼人走,為什麼?因為明眼人看得見,會怕有沒有石頭或什麼的障礙物傷到自己,盲人才不管,他只管衝啊!拔旗就回頭走了。還有到侯硐辦活動,他們有一條路,是特地為我們而修的。當初我們要辦盲人活動,里長就趕快在我們辦活動之前,把那條路修好,所以我們都叫它「五眼路」。侯硐以前是煤礦坑,那裡的隧道「烏漆摸黑」,明眼人在裡面不管用,都是盲人帶明眼人走。所以有趣的事情非常多,「趣事一籮匡」。

   感人的故事也相當多,三天三夜都說不完,真的是這樣,我舉一、兩個故事。像有一位殘障朋友還沒有學佛的時候,她老公外遇,對方又是她的好朋友,她心裡很憤怒,經常跟她先生吵。她問我怎麼處理,我說:「妳放心,他會回來。」她問:「為什麼會回來?」我說:「兩個原因,第一是老了,第二是病了,他肯定要回來。」當然也講些佛法因緣。後來果然如此,所以她學佛的信心增加了,心裡也比較能夠放下。

       還有一件事讓我感到遺憾,就是有一位志工,人很好、很善良、很發心,只要五眼舉辦活動,他都會過來幫忙帶盲人、推輪椅、照顧殘障小朋友。但是很不幸,他抽煙習慣沒改掉,有一天修摩托車的時候,換火星塞,車子發動的時候,他點煙,「轟」一下就著火了。他本來長得很英俊,家裡有老婆小孩,家庭很圓滿,可是這一燒之後,灼傷很嚴重,差點死掉,眼睛的視力剩下一點點,但沒有看不到,只是臉變得很難看,全身燒到變樣。而且因為他那天穿的夾克是尼龍的,所以火力更強,命是檢回來了,身體却傷壞了。後來老婆離開他,小孩也帶走,他很傷心,可是因為他有佛法上的支持,所以又回來當志工,但是心裡面還是會難過。因為他本來英俊瀟灑,家境也好,一下子這樣變化,讓他很難適應。那時候剛好我又比較忙碌,所以沒有特別傾聽他,用同理心關懷他,沒多久聽說他就自殺了,這是我覺得很遺憾的事情。所以,不只要關懷殘障朋友,也要關懷其他不是殘障的朋友,業報的五濁世間沒有十全十美,也沒有都是一帆風順的,關懷眾生,是學大乘行應做應行的事。後來我就開始為志工舉辦一系列活動,除了志工培訓講習外,也讓他們欣賞電影、藝術…等。

 

*未來規劃

      至於未來的規劃,就隨順因緣。因為有時候規劃是趕不上變化的,所以還是要靈活轉動。若東堵、西堵,此路不通,那就改道通行就好。但有一個原則,我之前有跟所有工作夥伴說:「政府或民間單位已經在做的,我們協助、配合就可以;但是如果沒有做,殘障朋友需要,我們就一定幫忙開發。」這原則定了之後,要做什麼都可以。當然也有一些工作會一直延續,譬如音樂部份我們會持續做,後天失明的定向訓練、志工的培訓,像這些都是長期工作,都會延續下去。所以只要原則定了之後,不用特別規劃,它就是一種規劃。

      第四章 比丘尼的天空

    台灣比丘尼的發揮空間很大,有些比丘尼的成就也很不錯,但在大陸北方,重男輕女的狀況就很嚴重。五眼協會重新打字校稿,二○○五年大千出版社出版《比丘尼傳暨續比丘尼傳》,我在書中有寫一篇序文。這個出版計劃是二○○一年由中華五眼協會開始推動的,本來是想寫台灣比丘尼傳,後來就決定先出版梁朝寶唱禪師所著的《比丘尼傳》,和民國震華禪師所著的《續比丘尼傳》,二者合刊發行。在序文裡面,我有稍微介紹兩位禪師的生平。《比丘尼傳》記載有六十五位比丘尼的生平,《續比丘尼傳》有兩百位。震華禪師被喻為近代佛教界的歷史學家,記憶力相當好,他寫有關比丘尼的著作有數種,但是都已經佚失,《續比丘尼傳》雖有留下,也是重新整理過,之前的原稿都遺失掉了,有的是給弟子拿遺失的,有的是燒掉了,很可惜!

    從這些傳記,我發現過去比丘尼的修行都很不錯,但都默默無聞。台灣比較沒有這問題,可能是因為時代進步、科技進步,許多方面都前進了,所以女眾有機會能夠上台。像參加會議的都是比丘、在家的男眾和女眾,出家的女眾反而很少,所以我才常常說佛教活動總是三缺一。像現在中國南方,華東到華北地區還好,比丘尼和比丘一樣可以開光,可以陞座說法,甚至像我一樣的也有,可以擔任男眾佛學院的名譽院長,一起主持各種活動。但是在北方就不行,男眾和女眾的地位還是相差懸殊,甚至以東北來說,還沒有女眾方丈正式陞座。

   對於新一代的青年比丘尼,我認為要做大丈夫。所謂大丈夫,不是傲慢,是很有尊嚴的活在世間,很有尊嚴的站在本身是比丘尼的角色,不要因為是比丘尼就感覺矮了一截,或者當自己有身份地位,有名氣之後就有優越感。像今天我們跟信眾吃飯,他們都不好意思,我一坐下來,他們就跑光,我說:「大家回來,大家都是一家人。」佛陀在世時也是如此,跟大家一起去托缽,托缽回來,洗足、敷座而坐……,這是多麼生活化!「道」真的是在日常生活中,不是假的。不要想說我好有名氣,電話都是秘書、是助理接的,要見到相當不容易,不必這樣吧,這樣過,多辛苦!反倒是走進人群,當有人需要你的一句話,或看你一眼,就恆順之,對自己並沒有損傷,而且可以廣結善緣。

   僧人能夠多讀書是好的,因為讀書對利益眾生來講,是有幫助的。如果要弘法,第一,要有傳承,別人才知道你不是外道邪教。第二,一定要有悲心,有悲心才不會自私、不會貪婪。第三,要有經驗,若是沒有修行的體驗,是說不出那個法味,就像一杯水要喝過,才知道它的熱度、冷度。

 蓮懺上人與採訪的通伽、祖平、祖燦三位學僧。

蓮懺上人與採訪的通伽、祖平、祖燦三位學僧。 

 

 

1.         Conception

Recognizing the needs of the disabled and the less fortunate, Master Lien Chen, a disciple of both Chinese and Tibetan Buddhism, became an advocate and teacher for the blind. On March 1, 1992, Master Lien Chen gathered together a group of compassionate and enthusiastic individuals to found Chinese Five-Eyes for the purposes of providing a bridge between society and the blind. Since its founding, the association has provided countless opportunities for the disabled to develop their talents and gain employment.

Under the direction and leadership of Master Lien Chen, the association has received the affirmation and praise of various members of society as well as the disabled community.

2.         Mission Statement

The meaning of Five-Eyes is extracted from Buddhist scripture, which describes five kinds of vision: the Physical Eye, the Heavenly Eye, the Wisdom Eye, the Dharma Eye, and the Buddha Eye. It serves to remind us not to focus on external appearances, especially when at the expense of our inner states.

Since its establishment, the association has endeavored to “support the self-sufficiency of the blind, improve their quality of living, guide them in the learning of Dharma, enrich their spirits, promote Chinese culture, as well as to preach and protect the spirit of Buddhism.” In these pursuits, the association treats all recipients of its services with equality, it provides richness and diversity in its services, serving in the spirit of kindness and generosity with no limits nor boundaries.

 3.         Organization

Chinese Five-Eyes Association is a registered community organization. In accordance with the Civil Society Law, it possesses a board of directors and a committee of supervisors. What distinguishes the association from others is that it is composed of Buddhist disciples who follow the vanaya and have joined sangha, as well as members from the disabled community, including the blind or the hearing-disabled.

The association’s terms run for three years. The current president, Master Lien Chen, also served as president for the first, second, fifth, and sixth terms. The president of the third and fourth terms was Buddhist disciple Mr. Chen Chou Hou.  In addition to the directors and supervisors, the association also retains honorable staff members. Due to administrative needs, the association has established a conference department, legal department, support and sponsorship department, blind (and disabled) department, culture and learning department, in addition to a Kaohsiung office, which together, are responsible for promoting and carrying out the association’s objectives and missions around all of Taiwan. Internationally, the association has also established offices for communication in South Korea and Malaysia. Further, in response to different needs and interests, the association has also founded an orchestra for disabled musicians, a volunteer organization, a team of custodians, a choir, and a Buddhist study group open to both the disabled and those not disabled.

4.         Activities

Chinese Five-Eyes Association holds both sedentary and active types of activities. These include regular Buddhist prayer sessions, conferences, investigative meetings, discussion panels, and social gatherings, as well as occasional hikes for the blind, excursions, visits, and concerts. The association also records audio books and publishes Braille books regarding Buddhism, providing many types of access to information. And, to cultivate the talents and skills of the disabled, the association hosts speeches and creative performances at schools, prisons, and other organizations. The association is committed to the long-term support of the disabled through hosting, sponsoring, and aiding with a variety of charitable activities, including those with religious, educational, artistic, or international affiliations.

With respect to religion, the association has held various conferences with disciples and masters from the south (including those from Sri Lanka and Thailand) and the north (including Mandarin-speakers, as well as those from Tibet, South Korea, and Vietnam).

5.         The Present

Chinese Five-Eyes Association is a pioneer of Buddhism learning for the disabled, with over 700 members, 2,000 volunteers, and 26 directors. It currently cooperates with hundreds of other institutions and has served over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the blind.    The association has extended its work overseas, with Five-Eyes volunteers in the States, South Korea, Malaysia, Indonesia, and mainland China. Guided by the spirit of Buddha and the missions established by Master Lien Chen, the association has quietly spread its services wide and far. The phrase “The Blind-Sighted,” coined by the association, has been adopted for use by the larger society for many types of activities. It is also with great gratification that the association provides Braille Buddhist texts and has witnessed Buddhist organizations providing gatherings and prayer services to the blind as a result of the association’s work.

6.         The Future

Chinese Five-Eyes Association embodies the warmth and kindness of family. Its activities have brought volunteers joy, and the disabled happiness and gratitude. Because of enthusiastic participation, the association’s service channels have grown smoother, its platform widened.

To encourage harmony among practitioners of Southern, Northern, and Tibetan Buddhism, to support the services for the disabled provided by Buddhist organizations from all countries, and to create comfortable environments for the practice of Buddhism, Chinese Five-Eyes Association remains dedicated to its original mission of providing support and funds, as well as help in restoring temples, and hosting Buddhist scripture gatherings, all with the determined spirit of “serving to its fullest capacity.”  Looking to the future, in the words of Master Lien Chen, the association will continue to “support that which is already being done, and actively address that which remains undone.” To this end, the association will broaden the circle of its services, promote its philosophy of service, as well as train more volunteers. With regards to the disabled members themselves, the association will strive to increase the number of performance venues for disabled musicians, promote the importance of early treatment of disease, and provide guidance as well as job-training. In this way, the association hopes to open more doors for the disabled and relieve them from reliance on social resources. Finally, the association will continue to preach the principles of Buddhism and engage in the international dialogue with the aim of increasing standards of living, purifying society, and creating harmony among mankind. 

 

 

      蓮懺上人年表

曾就讀私塾、西港國小、樂群國小、鳳山國中、西港國中、明道高中、實踐大學社會工作系、中國文化大學中文研究所、榮獲韓國文化大學院大學校名譽教育學博士學位。出家弟子七十人,在家弟子數萬人。

 

一九六一年     盛夏出生於台南縣西港鄉曾文溪畔的八份村。

                          本姓謝,祖父萬選公,為國術大師,祖母陳菽氏,父漲公,母王萬錦居士,外祖父王田公,望

                          族,務農,兄五人,姐二人。

一九六六年     短暫的私塾;亦學武術。

一九六七年     求學的開始;也有完整的鄉村童年。

一九六八年   首次聽聞佛法,深烙印象。

一九七二年     從台南鄉村遷往高雄繼續求學。

一九七三年     「也讀書,也遊戲鄉間,也幫助農務,也閱讀佛書,物質雖然不很充足,精神卻是寬廣自由。」

                          雄樂群小學畢業後,隨二姐遷往鳳山續讀國中。

一九七四年     再從鳳山遷返台南鄉村,仍續就讀國中,卻喜讀課外書籍,尤其佛門和修道的典籍。

一九七五年     佛法修道的因緣,逐漸成熟,從上人所作的「人之生命業力招,人之禍福由己造,生命禍福假為

                           依,與樂拔苦真修道。」或已看出端倪。

一九七六年     全台行腳,雲遊山水間。

                          習修國學;亦習氣功。開始常登土城承天禪寺,親近廣欽老師父。

一九七七年     調伏身心二障,塚間修行近年。

一九七八年     念佛參禪,精進不懈;念佛入定,粗糙的念珠傷指流血,竟渾然不覺,靜坐止觀終日,或長時數

                           日,亦皆常見。

一九七九年     圓頂出家,圓滿求道參修之宿願。

                          聽了中上人講《大乘起信論》。之後,又聽道源、真禪、超塵、祥雲、茗山…等大師宣講《華

                           嚴》、《般若》、《法華》、《彌勒經》…。

                          「三月不倒單,禪課不間斷。」

                          再度接觸殘障朋友,進一步顯現悲心。

一九八○年      高雄「龍泉寺」求受三壇大戒。

                          藏傳佛教的因緣萌芽,從噶舉、寧瑪、薩迦教法,到格魯的傳承,次第精進。

一九八一年     至佛學院學習,始閱藏,後曾多次閉關、禁足、斷食…修學各法,有獨特見解。

                          受聘為「金剛共修會」導師。

                          創辦「蓮門學會」,蓮門僧團成立。

                          參加「世界佛教僧伽會」第三屆大會。

一九八二年      蓮門陸續成立參訪團、解行會、燃供會、禪茶會、捨得會、繫念會…等。撰題法脈演字:「慈度

                           大千界,願超堪忍海;同行妙覺道,圓證無上果。」為蓮門傳承。

一九八三年     創辦「菩提共修會」,為導師。

                          閉彌陀關,修淨土法。

一九八四年     度徒慈音演乙。

                          著作《自勉集一、二》分別付梓後,陸續再版,並出版小叢書等書籍。

                          閉關禪修。

                          成立「菩提參訪團」。

                          應邀至南投任在家戒會職。

                          法作《八大人覺經淺講》出版。

                          應邀任智光禪寺在家戒會書記。

一九八五年     一邊求學自修,一邊弘法利眾。

                          創辦「菩提國學班」。

                          傳徒慈傳演顓。

                          著作《閒譚記》出版。

                          應邀為「妙華」、「大光明」、「光明之友」等雜誌護刊委員。

                          曾為超塵、了中、寂度、寬明、真禪、明暘、佛聲、妙善…等大師開示時翻譯。

一九八六年     校記《普門品講述》出版。

                          倡印出版楊家麟之書法—般若心經。

                          創辦佛學院—般若佛法研習班,任班主任(院長)。

                          協助聽語障的朋友。

                          上人之著作陸續製成盲人閱讀的點字書出版。

                          協助在家戒會的舉辦。

一九八七年     指導創辦「中國佛教盲人圖資中心」,為永久導師;主持佛相開光、點字機啟用。

                          陸續應聘至少年觀護所、看守所、監獄及佛教團體、佛學營所、各級學校講學授課。

                          創立「桃園端雲禪舍」。

                          應聘為「烏來松柏俱樂部」指導教授。

                          應聘為「祇園圖書出版社」總編輯。

一九八八年     應聘為「妙華佛刊雜誌社」顧問。

                          應聘為「台北縣烏來鄉老人會」導師,三年一屆,連聘三屆。

                          為「台北市佛教會」第九屆代表。

                          在台灣大學語言班學習。

                          創辦點字雜誌《盲友佛刊》,任社長。

一九八九年     傳徒慈真演常。

                          出席「世界佛教僧伽會」第五屆大會。

一九九○年      嚴重腳傷,仍不忘行修、弘法。

                          任「中國佛教盲人文化中心」會長;舉辦盲人靜坐班、禪香班、佛學講座、共修會…等及明盲活                           

                           動;出版點字佛典《八十八佛洪名寶懺》、《般若經》、《法華經》、《華嚴經》…等。

                          率團朝禮四大名山,參訪交流;再度得真禪、明暘二位老法師之印可,而後傳付正法眼藏,傳承

                          臨濟與曹洞的法脈。

                          與藏傳佛教法緣殊勝,仰自十六世噶瑪巴,而至達賴喇嘛、寂度老人、波米仁波切、措如仁波切…等上師灌頂印證,緣結深遠;根本上師為波米格西仁波切,與第十四輩達賴喇嘛同期格西,亦為第十一輩班禪喇嘛的恩師。

                          度徒演如騰瑛。

                          法作《地藏經簡答一百條》出版。

                          至佛教研究院學習。

                          任在家眾三皈五戒菩薩戒戒會職。

                          舉辦第一次「全國明盲朝山大會」,明盲法友約五百多人參加朝禮「海明寺」,蒙悟明老和上等

                          開示鼓勵與肯定。

                          上人為盲人弘法,為殘障服務,受到各界的讚美和崇敬,被尊為「盲人導師」。

一九九一年     任「新店停雲居」導師。

                          應聘為「中華觀音佛學會」首屆顧問。

                          應聘率領各類身心障礙者朝山參訪。

                          率團至廣東,參禮六祖惠能禪師弘化道場。

                          當選「台北市佛教會」第十屆理事。

一九九二年     創辦「中華五眼護盲協會」,當選首屆理事長;並成立五眼共修會、禪修會;陸續舉辦聯誼、參

                          訪、健行、朝山、供僧、

                          志工清涼營、祈福…等靜態、動態的明盲一同參加的各種大會,被稱為「明盲活動」的開山祖

                          師,陸續引用。

                          參加「世界佛教華僧會」第五屆大會。

                          當選「中華佛寺協會」首屆理事。

                          率漢藏僧信至韓國參訪。

                          參加「佛教僧伽社會服務研討會」,代表在行政院致詞,向郝伯村院長致意,及表達佛教服務社

                          會之種種,贏得多次鼓掌

                          肯定。

                          應聘為「小報文化白話華嚴經」編輯顧問。

一九九三年    撰句勉五眼志工:「發一分心,是智慧抉擇;出一分力,乃慈悲表露。」

                          選為「中國佛教會」第十三屆代表。

                          在佛前燃臂發願,廣利自他。

                          編集《非視覺的線索》及五眼週年刊《五眼之光》出版。

                          當選「中華視障聯盟」首屆理事。

                          閉大悲關,修大悲法。

                          受法務部馬英九部長頒獎鼓勵與肯定。

                          應邀請率團五十九人至泰國參訪。

一九九四年     閉華嚴關,受持《華嚴經》。

                          著作《震撼的毛細孔》出版。

                          大家的師媽—上人慈母謝王萬錦(慈祥)老居士生西。

                          度徒慈賢演倫。

                          應聘為「佛祖心雜誌社」顧問。

                          應聘為「三重普門講堂」導師。

                          受表揚為績優社會公益宗教神職人員。

一九九五年     著作《飛揚的紅塵垢》及《學詠集》分別出版。

                          蟬連「中華五眼護盲協會」第二屆理事長;並成立五眼樂團、合唱團、志工團、護法隊等。

                          舉辦五眼明盲音樂會,被譽為「明盲音樂會開山祖師」,開啟明眼和視障音樂家同等演出的平

                          台,不只五眼協會持續辦

                             理,許多團體也跟進,如雨後春筍般紛紛舉辦,讓視障音樂家的就業空間更加寬廣。

                          應「中華觀音佛學會」續聘為顧問。

                          當選「世界佛教僧伽會」第六屆委員。

                          率團至中國大陸九華山朝聖。

一九九六年     啟建七期「藥師佛七」四十九天,專修藥師法門。

                          至總統府晉見李登輝總統。

                          當選「台北市佛教會」第十一屆理事。

                          當選「中華慈光愛心會」首屆副理事長。

                          率團至印、港行腳,參訪第十四輩達賴喇嘛。

                          當選「中華佛寺協會」第二屆理事。

                          再度至總統府晉見李登輝總統,重提盲人辨識新臺幣等問題。

                          當選「中華佛教僧伽會」第二屆後補監事。

                          上人二哥—景雄先生心肌梗塞生西。

                          至川藏行腳參訪;率團至五台山朝聖。

                          應聘任南山放生寺在家戒會引讚。

                          創立「蓮門集雲講堂」,為住持,以都市道場方便接眾。

                          應聘為「法界衛星電視臺」顧問。

一九九七年     閉關禪修,參思入密,閱《大智度論》。

                          當選連任「中華視障聯盟」第二屆常務理事。

                          至菲律賓出席「世僧會」第六屆第一次執委會議。

                          成立「尼泊爾蓮門阿難陀正法基金會」,任國際會長;創辦學校,有學生數百人。

                          率團至美、加行腳,應邀前往美國參訪弘法,成立解行精舍,舉行聖像安座說法。

                          再度至尼、印參訪第十四輩達賴喇嘛之行。

                          度徒慈然騰庵。

                          選為「中國佛教會」第十四屆代表。

                          應聘為「全球供佛齋僧大會」顧問。

一九九八年     著作《停雲初彙》出版,亦製作成有聲書。

                          「中華五眼護盲協會」大會通過上人為永久導師,並應聘為第三屆名譽理事長。

                          當選連任「中華慈光愛心會」第二屆副理事長。

                          上人嚴父—謝漲公生西。

                          度徒慈果騰因。

                          應聘為「龜山普門學苑」導師。

                          受內政部頒狀「勇於任事,犧牲奉獻,熱心推動公益事務」獎勵肯定。

                          率團「川藏行腳及韓國舍利奉安行」。

                          傳徒騰波、騰興、騰心。

                          當選全國好人好事代表,獲頒「八德獎」彰行獎勵肯定,蒙李登輝總統、連戰副總統、行政院蕭

                          萬長院長、內政部長接見及表揚。

                          應聘任南山寺在家戒會阿闍梨。

一九九九年     著作《停雲再彙》出版。

                          至斯里蘭卡出席「世僧會」第六屆第二次執委會議。

                          應邀參加香港首次國定「佛誕節迎佛牙慶祝活動」。

                          率團朝禮普陀山暨江南道場參訪。

                          應聘為「臺灣新寶島視障藝文協會」顧問。

                          傳徒騰觀、騰峰、騰宗、慈中騰空。

                          應聘為「身心障礙者藝文推廣協會」顧問。

                          應邀至蘇州弘法,上人與法兄弘法道開法師同付法予照蓮悟端(騰端),並為其掛珠送位住持文

                          山寺道場。

                          應請前往馬來西亞吉隆坡弘化。

二○○○年        率團前往中台灣賑災,關懷九二一受災道場。

                          應聘為「中華佛家氣功協會」第三屆榮譽理事長。

                          指派韓籍弟子崔昌源(普元)居士籌組成立「韓國蓮門學會」,任導師,倡印佛典結緣,協助殘障

                          人士,關懷弱勢,服務社

                           會。

                          至日本九州參訪。

                          當選「中華佛教護僧協會」第三屆理事。

                          當選「中華孔雀法協會」首屆監事。

                          當選連任「中華慈光愛心會」第三屆副理事長。

                          率團「長江三峽與張家界悟性之旅」。

                          於「彰化智覺佛寺」閉大願地藏關。

                          分別傳徒海覺騰寬、光融騰恩、淨因騰依。

                          當選「中華佛教僧伽會」監事。

                          應聘任「全球供僧暨孝親表揚大會」副主任委員。

                          當選「中華佛寺協會」第三屆常務理事。

                          當選「中華佛教比丘尼協進會」第二屆理事。

                          當選「中華宗教事務改革協會」首屆副理事長。

                          編述《悟明上人年譜》出版,敬賀悟老和上九秩嵩壽。

                          應「法界衛星」邀請,率「弘法萬里行」團至緬甸參訪。

                          應邀前往大陸蘇州弘化,並遊浙西大峽谷,於西山包山寺剪綵開光及佛七活動中宣揚佛法;亦應

                          東臺泰山寺,與達祥、仁壽、廣興、貫澈、成愿等大師為玉佛聖相開光。

                          應聘為「佛音時報」社務委員。

                          當選「世界佛教僧伽會」第七屆委員。

                          代表「中國佛教會」出席於泰國曼谷召開的世界佛教友誼第二十一屆大會暨世青會第十二屆大

                          會,並當選為執行委員。

                          至尼泊爾、印度朝禮佛陀聖地。     

二○○一年       當選「台北市佛教會」第十二屆理事。

                          應請為「中華五眼護盲協會」第四屆名譽理事長。

                          與呂秀蓮副總統等,為「水月道場」剪綵。

                          上人九十二歲高齡的姑母洪謝吻老居士生西。

                          出版業界將上人著作《震撼的毛細孔》和《飛揚的紅塵垢》合成《盲人導師震撼飛揚》出版。

                          為歷史做見證,發起編撰《台灣比丘尼傳》。

                          當選「中華視障聯盟」第三屆常務理事。

                          應「法界衛星」邀請,率團分別至韓國及黃龍九寨溝峨嵋山朝聖參訪。

                          傳徒開慧騰暉。

                          法作《地藏經略述》出版。

                          前往澳州出席「世界佛教僧伽會」第七屆第一次執行委員會議及參訪。

二○○二年       上人率弟子護持五哥智明鏡空師父成立之「台南楠西妙吉祥蘭若」落成,主持佛相安座說法。

                          應請任佛光山假台大體育館舉行之迎佛指祈福大會主法團主法。

                          著作《蓮葉箋》及《口述佛曰不可說》紛紛出版。《蓮門筆記(二)-燈傳無盡》及《五眼十週

                          年紀念刊(一)-頓開五眼》、《五眼之光》,亦分別出版。

                          率團至中國大陸西北青海、內蒙等地參訪。

                          與視障朋友前往泰國考察相關職業情況。

                          前往星加坡出席「世僧會」臨時大會暨第七屆第二次執委會議。

                          代表「中佛會」至馬來西亞吉隆坡出席「世佛會」第二十二屆大會暨「世佛青」第十三屆大會,

                          並當選選務委員和執行委

                           員。

                          啟建「蓮門集雲講堂」首屆觀音靜七,主持開示修法。

二○○三年       法作《盲人導師法語錄》初版暨《佛說八大人覺經》三版。

                          當選「中華佛教比丘尼協進會」第三屆副理事長。

                          關七自修,專行藥師法門。

                          度徒慈旭騰晰、慈品騰初。

                          與「中佛會」參加廈門南普陀舉辦「兩岸為降伏非典祈福法會」;並前往廣西弘化。

                          應請至「韓國青雲大學」演講弘化。

                          應聘為「法宗時報」導師。

                          至印尼出席「世僧會」第七屆第三次執委會議。

二○○四年       受訪錄-《空中傳真》出版。

                          通過「中華五眼護盲協會」更為原始名稱「中華五眼協會」,當選第五屆理事長。

                          至星加坡出席「世界佛教華僧會」第八屆大會,當選為委員。

                          應邀至上海、義烏、蘇州弘化參訪。參加「北塔報恩寺」弘法方丈陞座。

                          當選「中華佛寺協會」第四屆常務理事。

                          當選「中華佛教僧伽會」第四屆理事。

                          應聘任「中華全球供佛齋僧功德會-慈悲的佛宴」導師。

                          至英國行腳。

                          上人的傳記《八公主傳奇-盲人導師的童年故事》出版。

                          成立「中華五眼協會」高雄辦事處。

                          五眼協會護持青海黃南藏族自治區同仁隆務大寺文殊殿之重建,上人親自率團絲路行腳並前往贊

                          助和供僧;與台灣、不丹

                           供僧活動同案進行,供護僧伽,安心辦道。

                          傳徒騰依、騰深。

                          內政部主辦「漢藏佛教交流座談會」邀請上人做專題演講。

                          應邀至蘇州弘化,與明學、性空、貫澈、廣興、法亮、覺醒…等大師為「木瀆明月寺」落成剪綵

                          開光。

                          與「中佛會」參加福州「開元寺」本性方丈陞座並參訪。

                          度徒慈定騰休。

                          應邀至馬來西亞主持齋戒會,講經弘法。

                          傳徒悟光(騰光)、騰昆、騰都。

                          至東北瀋陽、湖北鄂州、通山、武漢行腳,視察「蓮門山吉祥禪寺」大雄寶殿工程進度。

                          主持「蓮門集雲講堂」第二屆觀音靜七。      

二○○五年       應請至不丹開示弘化,為新道場灑淨、主壇祈願大法會,與不丹僧王、皇舅官員等交流。

                          應請與明乘、明宗法師主壇「法寶節千人寫經大會」。

                          應聘「中華視障聯盟」第四屆開始為名譽理事長。

                          當選「台北市佛教會」第十三屆理事。

                          上人開示語錄「指月傳真‧心靈饗宴」DVD出版。

                          前往大陸廣西湖北弘化,再度視察「蓮門山吉祥禪寺」工程進度。

                          應請擔任「全球供僧大會」導師、寫經開筆官、主壇大供。

                          上人的童年傳記《八公主傳奇-盲人導師的童年故事》再版。

                          法作詩集《芥子踪》出版。

                          與中佛會前往海南島三亞參加「觀音菩薩聖相開光暨兩岸三地佛教交流座談會」系列活動,與大

                          陸賈慶林副主席、葉小文局長等法師居士交流。

                          應請主壇「慶祝2549佛誕日」大會並寫經活動。

                          應請至馬祖弘化。

                          編集《蓮門課誦法集》出版。

                          主法坪林「雪山隧道大悲願祈福大法會」。

                          與「中佛會」至北京參訪「中佛協」、「宗教局」和各道場,兩岸教會正式交流。

                          傳徒騰暉往生。

                          分別度徒慈嚴騰莊、慈拓騰迦、慈揚騰宣、慈提騰昇、慈學騰瞻、傳徒騰松。

                          主持興建重光的湖北鄂州「蓮門山吉祥禪寺」大雄寶殿落成暨聖相開光安座說法大典,並率團參

                          訪湖北、中原之行。

                          主持蓮門觀音靜七。

二○○六年       應邀出席印度「那難陀大學」人類共同遺產國際研討會,並參加玄奘法師紀念堂開幕,朝禮佛陀

                          聖跡,代表台灣向十四世達賴喇嘛獻哈達。

                          應優劇團之請,主持優人神鼓老泉山劇場灑淨動土說法典禮。

                          參加中佛會主辦「鼓山在台法系回山參訪」,任台北團副團長代團長。

                          分別度徒慈雲騰憨、慈夏騰當。

                          《比丘尼傳暨續比丘尼傳》出版,主傳主唱之「雪山貝果韻」CD出版。應邀參加大理「崇聖

                          寺」重建落成系列活動。

                          主持五眼協會峨嵋會館佛相安座說法暨剪綵茶會。

                          應請至廣西弘化,並訪「柳州盲聾啞學校」,瞭解五眼協會贊助教學電腦等。

                          應邀擔任台北市傑出市民評審委員。

                          率領「光孝律寺暨江南參訪行」參訪團,供僧、參訪、弘化。

                          應請為江蘇泰州光孝律寺出家三壇大戒之羯磨和上。

                          度徒慈德騰威。分別傳徒南京騰諄、騰說、泰州騰訶、慈田騰耕、騰開、騰淵、騰清、騰聽、騰

                          聰、騰參、騰央、騰津、

                           騰湘、騰優、騰悲、騰丹、騰非,上海騰雍,遼寧騰康等。

                          應請至高雄佛衛慈悲台錄製「佛法照人間」節目,分別講說「宗教信仰」及「貪欲心」。

二○○七年       擔任「中華佛教僧伽會」僧伽獎助學金甄選評審委員。

                          度徒慈融騰尊、慈默騰階、慈定騰休。

                          蟬連「中華五眼協會」第六屆理事長。

                          主壇「龜山普門學苑」與「蓮門學會」浴佛祈願法會並開示;為華航機長謝普澈傳授皈依。

                          應請至佛光大學講授「另類的藝術茶風─禪茶」。

                          應請至周華健擺渡錄音室錄製「貝果雪山韻六字大明咒」。

                          主持五眼協會主辦「佛教人間關懷二○○七年國際大會」。

                          簽定蓮門山建寺土地,購地完成。

                          接受「人間衛視」採訪,講述宏法利生引導關懷殘障的歷程。

                          出席於馬來西亞舉辦之「世界華僧會」第八屆第三次執行委員會議。

                          應邀至「佛教衛星電視臺」錄製「佛法照人間」節目,談「珍惜善知識的因緣」和「談顯密法

                          門」。

                          應學賢法師請,主壇「姜堰古千佛寺」奠基大典並致詞;應蘇州「包山寺」貫澈方丈、心培當家

                          之聘為西山(金庭)資慶

                           寺榮譽方丈。

                          應邀至「法界衛星」接受「法界真愛」節目之採訪。

                          接受「國史館」邀請,作口述歷史訪談。

二○○八年       與「鏡子」影片團隊交流。

                          應邀至澳門參加「兩岸首屆文化論談」。主持蓮門山準提菩薩安座說法儀式。

                          蟬連「中華佛寺協會」第五屆理事。

                          高票當選「中華佛教僧伽會」第五屆常務理事。

                          應邀擔任「二○○八兩岸慈善志業論談暨教理教團與教史學術研討會」獻燈貴賓及頒獎人。

                          五眼之「貝果雪山韻」CD再版。

                          應請至四川及廣州弘法,於「觀音山王山寺」主持燃供法會暨心靈健康講座,於重慶「蓮門山靈

                          應禪寺」、「慧哲居」宣講《般若心經》暨開示、皈依。

                          率領五眼樂團於馬來西亞弘法及演出,並邀廣西聲樂家曹霞老師、上島咖啡西餐廳佛欣總經理共

                          襄盛舉。

                          主持瀋陽蓮門山「祥雲精舍」佛相安座開光典禮,並說法開示、放生聯誼等。

                          應請為江蘇姜堰「淨土講寺重建十週年暨佛相開光典禮」開光並致詞;亦探視法徒文山寺照蓮騰

                          端(悟端)方丈。

                          應請至「佛光大學」演講「偈說禪茶」,並參加該校「禪茶社」成立,與各家交流茶藝,當場揮

                          毫寫墨寶。

二○○九年       應請至廣州、東北齊齊哈爾、瀋陽、大連、北京及四川等地弘法。

                          應請與法師居士為「桃園弘誓學院」新建大樓落成剪綵。

                          受邀參與「中華佛教僧伽會」舉辦之林邊賑災活動,關懷災戶。

                          應請主壇於臨濟寺主辦「全國四十九天護國息災超度大法會」,為八八水災暨H1N1祈福超薦大

                          法會之燃燈供佛法會並開示數次。

                          受請擔任「『般若大道』百萬獎學金挑戰全國讀經盛會」活動導師。

二○一○年       再版「貝果雪山韻」CD。

                          為錄製「貝果華韻、寶韻」及「觀世音菩薩」聖號CD,特為參與錄音製作之視障音樂家共九人

                          傳法教授。

                          至香港出席「世界佛教僧伽會」第八屆第二次執行委員會議。

                          近兩年,上人法體不適,但仍不忘修持和利眾,故導致嚴眾虛弱,住院多次治療,眼精也手術,

                          經年餘調養,才逐漸穩定;弟子們特別多次禮懺修法、齋供施食回向。

                          抱病勉強錄製「貝果寶韻、華韻聖號」。

二○一一年      舉辦「明盲藝術聯展」,開幕式首創「解綵」儀式舉行。  

                          應「家庭計劃協會」之請,於國父紀念館演講,主題:「享受心生活-服務身心障礙者經驗

                          談」。

                          率團至 「瀋陽‧青島‧南京知性之旅」。

                          代表「台北市佛教會」明光理事長,參加由中國佛教會假高雄光德寺舉辦的「百年承先啟後展新

                          豐彩」傳彩球活動。

                          「第二屆世界佛教企業論壇」高峰會在樹林「海明寺」召開會議,就討論主題發表演說,並於歡

                          迎宴上致詞。

                          受請為「全國中小企業總會木蘭聯誼會」公益導師。

二○一二年      台灣中小企業總會木蘭聯誼會,恭請演講:「做有智慧的善業」。

                          榮獲「韓國國際文化大學院大學校」名譽教育學博士學位。

                          應請至彭城與諸師為弟子慈向騰方送位。

                          「盲人導師蓮懺上人‧張敏宜慈逸老師詞曲作品發表—風吹浮雲音樂會」,於國立台灣藝術教育管

                          南海劇場舉辦。

                          當選「中華佛寺協會」第六屆理事。

                          由作家陳世賢所編寫《奇葩-殘障者導師 蓮懺上人傳》初稿完成。

                          當選「中華佛教僧伽會」第六屆常務理事。

                          「韓國洪城郡農業部暨改善生活聯合會」蒞台專訪請法,應請於福容大飯店宴會廳開大座演講。

                  前往東北弘化並研商企業公益座談會事誼。

                  應請至「桃園少輔院」為院生演講。

                  當選中華佛教青年會第八屆常務理事。

                  獲殘障界代表致藝術匾尊為「殘障者導師」。

                          應請至大陸東北瀋陽等地弘法。

                          分別傳徒於騰中、騰歇、騰燈,徒孫今吾。

                          度徒慈喜騰歡。

                          推動於大陸瀋陽市舉辦的「2012兩岸企業公益座談會」中,為兩岸企業界與公益界做專題演講

                          「企業對社會公益的認識與責任」;並參訪遼寧各地。

                          傳法予「報恩寺」安虔慧欽(天欽)。

                          晉山大直「正願禪寺」住持陞座。

                          第一高票當選「中華老人福利協進會」第十八屆常務理事。

二○一三年      舉辦兩岸佛教朝山活動。

                          度徒慈羽騰遷。

                          創辦台灣芥子學院。

二○一四年      榮獲在泰國頒贈的「國企傑出女性獎」。

                          湖北廣西弘法之行,前往湖北、廣西弘化之行,並在柳州特殊教育學校設置{蓮門特殊教育基

                          金},幫助身心障礙的學生學習。

                          台灣芥子學院開設「蓮門禪茶課程」;主持「蓮門禪茶會-生活品味與社會關懷」三十週年慶

                          念活動。

                          應邀前往蘇州書畫藝術文化展演,並恭送釋迦摩尼佛舍利至包山禪室供俸,及應邀多場的說法和

                          禪茶的教學。

                          指導率團前往海南主持「兩岸公益文化座談會」暨祈願知性之旅。

 

◎  經常性應聘為各種團體之各類活動,擔任導師、顧問、主任委員、副主任委員、督導、總幹事、副總幹事、班主任、講師、大會主席、主壇、翻譯、評審…等,執行或指導不同性質的會議或活動,圓滿達成任務。

◎  經常性應邀到各種團體、各級學府、社團組織…等演說講學,也曾受請至佛教道場及團體,宣講佛典,曾講過藥師經、金剛經、法華經、三昧水懺、梁皇寶懺、八大人覺經、般若經、阿彌陀經、法寶壇經、遺教經、地藏經、華嚴經、洪名寶懺、維摩詰經…等。

◎  曾受邀前往世界各地弘法,足跡遍及中國大陸、美國、加拿大、紐西蘭、澳州、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不丹、尼泊爾、印度、斯里蘭卡、緬甸、日本、韓國、泰國、港澳、西藏…等國家地區,皈依弟子數萬人,聞法受益者不計其數。

 

註:編集上人年譜,或因史料繁多,或因年代久遠,恐有多方疏漏及錯誤處,如蒙各界協助,不吝提供手中持有之完整資訊並惠予指正錯誤,謝謝。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2段111巷7號3樓 Copyright © 2010 蓮門山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2)2708-5595 傳真:(02)2708-5596 電子郵件:wuyen7@ms65.hinet.net